手机版 | 网站地图
首页 > 文库 > 做家务心得体会300 做家务的心得体会600 > 做家务的心得体会50字|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做家务的心得体会50字|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文库 | 2017-12-23 | 阅读:
【www.hzweilinzz.com--文库】

【篇一: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上学的时候天天享受着爸爸妈妈的照顾,饭来张口、衣来身手,今天也想为家里做点事,减轻妈妈的负担。

吃完了早饭,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我也开始了做家务的行动。我学着妈妈的样子,首先将抹布洗干净,站在地上拿着拖把在拖地,还没拖上一个房间,我已经热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想到妈妈每天都要做这些家务,今天我终于体验到了妈妈的辛苦,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继续拖起来。坚持就是胜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将每个房间的地面全拖了一遍,地面亮了,我也累得趴在沙发上起不来了。但是看者亮得照的出人影的地板,我心里乐极了。

我看快到六点了,就开始行动洗米饭了。洗完米饭之后就放进电饭煲里煮。盖上煲盖,打开液化器阀门开始煮米饭。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候,电饭煲压力阀开始跳动,我闻到了米饭的香味,米饭终于熟了!我甚至有些激动,急忙关掉了液化汽阀门,然后坐到沙发上等妈妈下班。

妈妈和爸爸一回来就看了一下地面发亮和电饭煲里的发出的香味都闻到了,立刻说:“这是谁做的?”我立刻说:“是我做的。”

最后,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吃起饭来。

【篇二: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今天是放假,我趁着这好时机,睡了个懒觉,我刚起床我,看见妈妈正在挥汗如雨地打扫卫生,我十分不忍心,就赶快去刷牙洗脸,跑过去帮妈妈做家务。

我们家打扫卫生一般是擦窗户、扫地和拖地。首先是擦窗户,我先把抹布放进装有水的桶里浸湿,然后找来一张椅子,小心地站在上面擦起玻璃来。只见玻璃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我使劲地擦了一遍又一遍,经过我的努力,终于把窗户擦干净了。啊,真累!

窗户擦干净后,就要扫地了。我找来了一把扫帚,然后弓着背、低着头、弯着腰,手中拿着扫帚认认真真地扫起来。我仔细地把每个角落扫了一遍又一遍,连一点儿纸屑也不放过。最后我把一大堆垃圾倒进垃圾桶里。这样,整个家都干净多了。

扫完地后,我开始检查地板,发现地板上还有一些污垢。于是,我找来拖把,放进装有水的桶里浸湿,然后认真地拖起地来。我对准污垢拖了又拖,终于把污垢拖干净了。污垢是没有了,可是地板却变成了一个“大花脸”,怎么也拖不干净。这时,我已经非常累了,满头是汗。妈妈见到我这个样子,十分心疼,就连忙给我递过来一条毛巾,说:“孩子,你那么辛苦,还是别干了。”我听了妈妈的话,真想不干了。但是,我脑海里马上出现妈妈满头大汗做家务的样子。心想:妈妈为了我每天都那么辛苦,我这点儿辛苦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里,我说:“妈妈,我不累。”说着我又继续拖起地来,直到把地板拖干净。经过我的努力,房子真是变得一干二净了。

虽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但能为妈妈做家务,我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篇三: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朋友闲聊,谈及日常家务事宜,哥们几个很有感触。

朋友说,现在最有福了,在家不用做饭,不用洗衣,不用拖地,一切全由老婆搞定。自己则是一个自由的主儿。

最初老婆也常让他做家务,做饭、洗衣、拖地,样样都干。做饭吧,米饭像稀饭,稀饭尽糊味。炒菜吧,要么太咸,要么太淡。老婆孩子嫌难吃,就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既然不好吃,老婆自然也就亲自下厨了。从此告别了做饭的差事。

再说拖地,拖了和没拖一个样,甚至比拖前更脏,常常免不了老婆的一番数落,拖完后还得老婆重新拖一遍。久之,这个差事也交卸了,落了一身轻松。

说到洗衣,哥们更是来劲。用手洗吧,揉搓几下,胡乱一涮,晾干完事,穿时细看,污渍依旧。用洗衣机吧,褪色的不褪色的全放在一起,结果洗衣机成了大染缸。妻子的白裙子变了彩衣,压根儿就没法穿了,免不了一顿臭骂。洗衣的事情以后也就不用操心了。

朋友由此得出一结论,辛苦和轻松都是自找的。在家如此,单位亦如此!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朋友这样做的结果,自己清闲了,可苦了累了自己的老婆。/而且自己从此一直就这样轻松下去了。偶尔帮妻子做点家务事,还得把妻子感动得惊喜不已。

在单位,常遇到这样的事:能拉车的常常拉的重车,重活脏活全都干。不能拉车的常常轻松自在,重活轻活全不做。人的能力有大小,更多的则是惯性使然。有良好职业修为的人,从一参加工作始,给什么做什么,做什么成什么,工作越做越好,凡是依之,均可放心。少数人拈轻怕重,这也不想干,那也不会干,结果安排什么失误什么,做了还不如不做,就像朋友帮妻洗衣服一样,久之就没人放心让他做重要的工作了。这种人,长此以往,能力日下,思想堕落,不思上进。

许多事情,只要愿做、肯做,没有做不好的。不愿做、不认真做,最终什么也做不成。所谓“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篇四: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假回家后已經兩個月了,因爲媽媽每一天都要上班,而我放假在家裏沒有什麽事情干,所以就有我這個做女兒的負責起每天做飯給下班后回到家的媽媽吃。

也許你們會覺得奇怪,你那麽小,會做飯嗎?

那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們吧:

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要求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所以在讀幼兒園的時候,我就是要學會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了,每天都是自己吃飯,自己洗澡,自己洗衣服,自己梳頭等等,回家早的時候還要放米煮飯……其實在那個時候,我還真的經常埋怨我媽媽,我埋怨她,我的童年爲什麽和別的小孩子不一樣?每一天都是做一樣的工作,就連放假也不讓我去玩,要我在家裏做學校老師佈置得作業,做媽媽另外給我佈置的課外作業,完成媽媽給我的家務事……

就這樣子,一直到上五年級的時候,那時候,我家搬幫了新家,我的新家很漂亮,房子很高,一共有六層樓,我以爲在我們辦了新家之後,爸爸就建議請一個保姆回來,當時我一聽到這個消息,我真的很高興,以後我再也不用做家務事了,放假可以玩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媽媽居然不同意,而且還說我已經長大了,是因該學會做飯了,要讓我學會做飯才行!就這樣,那一年我的暑假有了改變,我所說的改變並不是說減輕我的擔子,而是外加多了一樣任務:那就是在奶奶家學做飯!

在奶奶家裏,我除了做作業之外,每當在奶奶煮飯的時候,我也會在一旁幫忙!因爲奶奶家煮飯的時候是要用木材燒火來煮的,所以在那一個暑假我不但學會的煮飯還可以呸在奶奶旁玩得很開心……就這樣,我每年的假期都要在家裏煮飯給媽媽吃,不可以像別的小孩子一樣出去旅遊,不可以去親戚家裏玩……直到去年我奶奶去世之後,我才明白我媽媽的苦心!

在奶奶還在世的時候都是我奶奶做飯的,都不用我爺爺做飯,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樣習慣,而且還是一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坏習慣!可是自從我奶奶去世之後,就沒有人給爺爺做飯吃了,就要爺爺自己動手來做飯吃,可是我爺爺卻不會做飯,只要家人一叫他自己做飯吃,就說自己的身體又怎麽的,又不舒服的,所以現在就只好讓他跟我叔叔還有姑姑他們住……

現在回想以前媽媽對我的種種要求,才發現原來她並不是不愛我,而是怕我步爺爺的後塵,如果不從小就鍛煉我的生活能力,讓我養成一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坏習慣的話,那麽長大之後,要怎麽照顧自己呢?

所以我現在不但不責怪我媽媽,我還要謝謝我媽媽,謝謝他這個長遠的想法,謝謝她對我的苦心!

今天是我在回家后的第二次搞衛生了,雖然在搞完衛生后覺得很辛苦,也很累,但是當我看到我的家在經過我的一番汗水之下而變得明亮乾淨之後,我就會覺得我所付出的汗水並沒有白費,因爲它所換來的是一個明亮乾淨的家,是媽媽那開心的笑容啊!

我覺得今天的我過的特別的開心和充實!

不知道我的朋友——也就是你們,會不會替我高興呢?

【篇五:做家务的心得体会】

家务,这个对于大家来说并不陌生的字眼,再平凡不过了。可是平凡又平凡的家务,却在我的脑海中,挥不去抺不掉,永远在我的记忆海洋中飘荡。

洗碗,简单吧?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在我第一次洗碗时真的却让我无可奈何。

暑假的一天,我和姐姐从外面游泳回来。已经忙碌了一上午的母亲,心疼的对我说:“看你,满头大汗的,来,先洗把脸吧。”接着,笑着对我说:“心悦,你不是囔着要帮着我做点家务活吗?等下吃完饭回头帮妈妈洗洗碗。”

我一听,心中有一种轻视的感觉:“切,不就是洗碗嘛,太简单了,没问题,我全包了。”

吃完中饭,我穿上围裙,拿起抹布在龙头下淋湿,接着拿起一个碗,用抹布在上面仔仔细细地擦拭,就用水冲洗。咦?怎么没洗干净,滑滑的?……第三……第四遍…我洗呀洗,怎么就是洗不掉?而且手上沾满了油腻。我急了,心中直问自己:“奇怪了,平时觉得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到我手上怎么就变得如此之难?”额头上的汗开始往下流。

我是个急性子,做什么事总想一帆风顺。如今,又被这点困难所阻挡,但我总不能傻站着在这里着急吧,不然不被姐姐笑话才怪。在我面前,这种困难似乎像不可逾越的鸿沟,出现在我面前,挡住了我通往成功的道路,使我变得束手无策。

正当我一筹莫展时,我的脑海里回忆着妈妈洗碗景象:先拿起抹布,滴上洗洁精,把碗筷全都擦拭一遍,然后再用水冲洗。难道是没有放洗洁精?……我照着妈妈这种方法在抺布上滴上洗洁精一抺,那些碗和碟瞬时泛起了透明的泡泡。大大小小的泡泡在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里,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彩,美丽极了!接着,我打开水龙头,清澈的水哗哗冲击着,那油腻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碗碟干干净净地“出浴”了,一点油腻都没有。

劳动结束了,从碗碟亮晶晶的色彩里,映出了我的得意、骄傲和一种欣赏劳动成果的喜悦笑脸,也映出了妈妈那充满满意和赞美的目光……瞧,如此一件小小的事情,也得花上自己的精力,也得用自己的智慧,把事情做得又快又好。是呀,我们都应该多帮帮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减轻减轻他们的负担,锻炼自己自理的能力,做一个德智体劳美全面发展的学生。


本文来源:http://www.hzweilinzz.com/wk/9576.html